sand

这是一篇看过 @顾煜 老师的 信息过载@陈章鱼 老师的 独孤求败的剑冢,和时间管理的书单 后有感的 reblog,主题可能稍有呼应但略有不同,不管啦~~


工作十年来,我在看待自己的时间上,大致有下面的三个阶段:

唯快不破

刚毕业没几年的自己,飞扬跳脱,总会试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手头的任务,正如对代码的优化那样,对时间管理效率的追求没有止境。简单地说,没有最快,只有更快。什么,你说实现这个系统只需要一周?No,我只需要三天。这个阶段的我,对时间的认识就像是待挤的海绵——时间就像xx,挤一挤总是有的,对吧~~

分拣梳理

后来我意识到,快是有代价的。当你在高速公路上开的越来越快时,两旁飞快重复和闪退的街景会降低你的反应,你的视野会变得越来越狭窄,如果不能学会控制和驾驭,那么翻车是迟早的。

在这个阶段,我学会了把不同的事情区分开,梳理暗流和分岔,在工作和生活中保持稳定的节奏。要同时面对多个任务?没关系,良好的隔离让它们不会互相影响,顾此失彼。处理不好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没关系,上班前旋转起你的“陀螺”,下班时别忘了清理你的“回收站”。

顺其自然,肆意流淌

再后来,三十岁慢慢近了。

一直以来,为了“醒转来生活(wake-up-and-live)”,我一直是“工作和生活应当很好地分离”的拥护者,认为工作时间和私人生活不应互相侵占。后来我逐渐领悟到,如果说生活是一幅不断变动的大油画,那么工作应该是有机地融入这幅大油画中的一个角落——这个角落时而喧嚣,时而静谧,但总会自然地以相匹配的节奏和步调与整幅油画相呼应。可以说,正是在我学会不去刻意地割裂工作和生活之后,把时间之河看作是浑然一体的流淌,才真正感受到真实生活的呼吸。

当有多个不同的 commitment (没想好中文的对应词是啥) 时,我已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定要把这些任务,目标或承诺“从物理上”隔离开,像学生上课或者番茄时钟那样固定时间切换以换取某种“节奏感”和“效率”,而是允许它们以自己的节奏自由地流动。在我头脑的时间之河里,每一滴流动的水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刻意地约束,限制和“被管理”,它们可以有自己的速度和节奏,就像花开花谢那样,自然地产生和消亡。

我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在全神贯注完成一项任务时,在某个时刻,直接跳转并开始另一件完全无关的事,而没有心理的波动和切换的负担,在某个时间点上再切回去自然地继续。而最关键和神秘的是,我自己也根本说不出这种任务切换的原则或时机,这一切只是自然而然地发生。

比如我这篇小短文,就是在早上到达公司后一个小时内写下的。虽然清晨我已理好今天的工作节奏,但我现在已经不再需要努力去克制和保持这种节奏,也不再担心和惧怕“随时倾听内心的声音”会打乱这种节奏,而只是顺应自己真实的状态。当我上楼梯想到这些时,就打开电脑把这些文字写下来,此之谓“顺其自然,肆意流淌”。


能有相对宽松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是允许这一切发生的基础。这正是源于我两年前从上海搬家到珠海的决定,更是我能够有机会在西山居这样的能够允许我自然随性甚至肆意任性的组织里工作的幸运。在游戏行业,虽然还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工作成果,但说到幸运,我觉得自己还蛮幸运的 (此处应腆着脸笑两声)~~

Gu Lu
2016-05-07

PS: 有同学问我周六来公司,原因是这个周六合并到五一假期了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由Gu Lu创作,采用知识共享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