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翻译文章,听过路总大过滤器理论的同学,看了这一篇恐怕都会心一笑。此篇网上已经有了翻译,不过也许机翻占比多了些,而且一些关键点上需要点技术背景才能表达出真意,否则含义不明,容易引起误解。今晚正好有空,我 (在彩云小译的基础上) 动手翻译了下,让全文的词句更通顺与合理,并增加一部分注解,把一些关键点解释得更清晰明白。在文末,我添加了完整的逻辑链,供参考。

原文链接

这篇文章的作者写了一系列散文,都很有趣,有机会我再把系列翻译出来。


学生: 今天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我想知道为什么其他加密货币世界如此痛恨比特币 SV。
师父: 我会的。 但是,正如我昨天告诉你的那样,这个答案对你没有帮助。
学生: 为什么?
师父: 因为这不是你真正的问题。
学生: 我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师父: 你其实只是想弄明白,怎么才能说服加密货币世界里的其他人,让他们把比特币 SV 当回事。
学生: 我想是这样的,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师父: 我可以。但是你不会满意这个答案的。
学生: 为什么? 答案是什么?
师父: 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打算摧毁 BSV 这个项目。
学生: 但是其他的项目,看起来大多也挺像回事的呀。
师父: 要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讲,你必须认识到,他们在嘲笑比特币 SV 是什么。
学生: 他们在嘲笑什么?
师父: 当你在星期六晚上去洛杉矶新开的夜店时,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一群年轻人都在费尽心思去给其他人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穿着他们能弄到的最好的衣服,最好的首饰,300美元的发型,限量版的手表,时髦的皮鞋。这儿的游戏规则是: 谁看起来最有钱,谁就会赢得最多的关注、尊重和赞赏。 他们的目的大多只是靠这个去吸引一个性伙伴。
夜店里的每个人都会去装模作样地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 但有一个事实没有人能够看到。 这是一个可以用进化论完美诠释的游戏。那些衣着打扮最入时最精致,在(对生存本身毫无价值的)外表上大笔花费的人,要么本来就在日常生活中掌控着更多的资源,要么就有一个出众的手艺,或一门日进斗金的生意。很显然,这样的人是夜店里最受欢迎的人,是这个场合里最佳的求偶对象。
学生: 你这么说起来感觉有点好笑。 但是,是的,我想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师父: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终极的谎言,没人能揭示得出来。 即使是最训练有素的眼睛也看不出来,穿着昂贵衣服的人,是真的拥有很多资源,还是说他们只是把所有的钱都拿来投资自己的外表,却压根没考虑过如何成为一个好伴侣或好父母。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游戏并不容易玩。 人们只能不断地发出信号,并去寻找匹配或不匹配的信号。
但是,有这么个人,他总是会赢。
学生: 谁?
师父: 一个不修边幅,没啥打扮,看起来连头发都是自己剪的男人,穿着运动鞋,牛仔裤,皱巴巴的衬衫。 他会有什么故事?
学生: 我猜他可能是穷得叮当响,或者也可能是太有钱了,不需要什么打扮去讨好别人。
师父: 是这么回事。 但我们假设,这个人也想去吸引一个玩伴。 他为什么不在衣服上花点心思呢?
学生: 我不明白。
师父: 这个人穿着休闲装来夜店,其他人要一下子想到你上面说的那两个原因,还是需要点智商的。 这个人只想吸引最聪明的配偶,这样自然就会有聪明的后代。
学生: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些只靠第一眼就觉得他很穷的女人,显然聪明不到哪儿去,自然就被自动地排除在了他的潜在考虑范围之外。
师父: 没错。
学生: 好吧,但是要是大家都只不过觉得他很穷,没人搭理他怎么办?
师父: 如果他真的很穷,那么什么也不会发生。 如果他是刻意为之,那么总有一个精明的观察者,最终会捕捉到一个没法伪造的信号。
学生: 啥信号?
师父: 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站在远处,看着这个男人,想弄明白,为什么他穿个马马虎虎就跑到夜店来,而不是像其他男人和女人那样衣着华丽。 她看了他一会儿,看着他点了一杯苏打水,想知道为什么他不像那些夜店主角 (这里原文是 "the supposed ballers",就是比赛中那些控球的人,一般是球队的核心,这里是用引申义泛指夜店里最受欢迎那类人) 那样去开一瓶高档香槟。 他要么对喝酒没有兴趣,要么就是买不起而已。 她仍然很好奇,但不太确定。
然后她看到了信号。 这个人没抬头,只是低头喝着水时,一个著名的,非常有钱的生意人,走过来跟他握手,坐在他旁边。 然后,一个一线电影明星也走到这个男人面前,坐到他旁边跟他攀谈起来。显然,那个穿着随意的男人是这里的主角。 整个晚上,她都在观察这个男人。 那些无名小卒对这个人不屑一顾,而跟他坐在一起的人却是俱乐部里最有钱最有名的人。 她仍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她看得出来,坐过去的大佬显然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问身边其他女人对他的看法,而她们一开始看到他的衣服时就“取消关注”了。
她决定去向他作自我介绍。 她诚实地承认,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她很好奇。 他知道,她看得出他没必要穿最昂贵的衣服,自然,她比俱乐部里的大多数人都聪明。
学生: 对。 所以你想说的是,那些需要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就得穿着时髦的衣服。在这种场合穿舒适的衣服的人,要么是穷人,要么非常富有。
师父: 百万富翁穿西装。 亿万富翁们穿短裤。 新晋律师每天穿着最好的西装去上班。 公司老板穿什么?
学生: 我不知道。
师父: 随便穿什么都行。
学生: 是这么回事。 但我不明白,这怎么能解释为什么人们讨厌比特币 SV。
师父: 我不是在回答这个问题,我是在回答你真正的问题。
学生: 你是说,如何说服别人尊重比特币 SV。
师父: 是的。
学生: 没明白。 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师父: 现在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方法,就是“穿上最时髦的衣服”,去赢得大众的支持。 但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斗。 每个新出来的山寨币,都有“漂亮的衣服”。 花哨的服装比赛是一场“比谁更low”的竞赛 (the race to the bottom)。 这是一场不可能赢的比赛。 不管你穿什么,别人都会模仿。 其他人没法把这个当成有用的信号,去发现真正的价值。 骗子都穿着华丽的衣服。
学生: 嗯,请您接着说,师父。
师父: 但是,有一个更值得玩的游戏。 穿日常的衣服就行。 忘掉最新的流行语和时髦的金融科技废话,去创作那些在现实世界中真正起作用的东西,吸引那些真正聪明,能洞察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人。
学生: 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得需要得到大众的认可吧。
师父: 的确如此。 在刚那个类比里,夜店里的人,都是对加密货币感兴趣的人。 吸引这些人,对比特币 SV 而言太小了。 夜店之外,有数十亿人最终需要用到比特币 SV。 为了触及他们,我们只需要吸引这个夜店的所有人中,最聪明的那些人。要是穿着花哨的衣服,或者专注于在夜店攒名声,是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的。
学生: 我明白了。 所以你是在说,现在的各种币,只不过是在挖空心思讨好夜店里的这些人,而这些人实际上已经在加密货币圈子里了。
师父: 是这样。
学生: 但是这只是一个小圈子里的游戏,而比特币 SV 正在玩一场更大的游戏?
师父: 没错。 我们可以做需要做的一切,为了赢得夜店里的“声望”。 我们不再尝试去做真正意义上的普及 (注: maximalism, 即追求 Bitcoin 作为一个网络的效用最大化),我们可以加重放保护,我们可以赞扬他们的项目,跟他们友好相处 (注: 即所谓的 community-friendly/socialism),我们可以搞搞POS,不断去谈论 DeFi (所谓的去中心化金融),弄一个本质上是庞氏的类似 DAI 这样的稳定币,同意那些所谓的专家的“不可能在链上扩容”的观点,去“集成”那些花样繁多的代币 (注: 这里的 inflating 不是通胀之意,是说这类代币越搞越多),以及其他一打事情,就像那些备受推崇的项目一样。
学生: 但这样的话,我们就永远也没法接触到夜店之外的真正大众了。
师父: 你开始明白了。 这个项目太重要了,不能以这么“小”的方式思考。 环顾一下比特币 SV 项目,你会发现,相对于其市值而言,比特币 SV 项目上正在建设的项目比其他任何项目都要多。 这是因为我们吸引了所有的建设者,聪明人。 我们知道,真正意义上的大众不会因为某个币而来,只会因为这些能带来价值的项目而来。当你想在墙上挂一幅画时,你会买锤子和钉子,你真正想要的不是锤子或钉子,你是想把这幅画挂在墙上。
学生: 我明白了。 所以你是说,我们必须首先吸引那些能制造出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的建设者。
师父: 如果你想吸引大众,你必须能够吸引开发者和建设者。 所有其他的币,特别是 BTC,都有能力吸引投机者和赌徒。他们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在夜店里炫耀,但是他们也许实际上只不过住在一个破烂的公寓里,坐公共汽车赶到夜店。
学生: 好的。那现在请你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加密货币圈子里的那些人如此痛恨 BSV?
师父: 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这个:BSV 是对他们的威胁。 如果 BSV 成功了,它必然会从其他币那里夺走价值。 如果你拥有 BTC,并且 BSV 的扩容实际上可行 (正如 Satoshi 最初在多年前所说的那样) ,那么你的 BTC 的购买力将下降。 那些不管什么原因梭了 BTC 的人中,有许多人都知道,BSV 的成功对他们的财富是一种生存性的威胁。
学生: 他们可不这么说。 他们说 BSV 只不过是一个早晚会消亡的笑话。
师父: 为什么他们不这样说"歌币" (SongCoin) 呢?
学生: "歌币" 又是什么鬼?
师父: 以前的一个已经失败,最终归零的项目。
学生: 我从没听说过。
师父: 那些 BTC 的鼓吹者们是如此地关注 BSV,而不是所有那些事实上的确失败了的项目,是有充分理由的。 如果 BSV 的确是一个笑话,就像"歌币"一样,他们压根彻底就不会关注这个币。
学生: 的确如此,他们谈论 BSV,比谈论他们自己的币多多了。
师父: 嗯。
学生: 好吧,那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师父: 由于 BTC 对于真实世界的实际商业毫无用处,这个币的投资者实际上什么也干不了,结果他们就发展了一种新的爱好。
学生: 什么爱好?
师父: 一种通过在社交媒体上反复谈论 BTC 来相互较量的游戏。
学生: 你是说真的吗?
师父: 除了这个,拿着 BTC,其他也没什么事好干了。 他们都知道这点。 他们只是坐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投资价值上升。 因为你不能通过 BTC 建立真正的业务来赚钱,也没法玩“通过竞争去增加自己的持币比例”这样的更有逻辑的游戏,于是他们只能去玩一个谁能得到最多关注的游戏。
学生: 怎样才能得到最多的关注?
师父: 为了得到 BTC 粉丝最多的关注,你得弄清楚每个人在想什么,或者他们期望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然后把这些信息换种花样,再成功地兜售回给他们。 如果你能使用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被用到的表达方式,甚至是用上了数学,或者什么看起来高大上的图表,就会得到额外的分数。 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去追随那些“善于说出别人想听到的话”的人。 如果你曾说过一些人们不喜欢的话,即使是真的,你也会被降级,取消关注,封锁,或者彻底的鞭挞。 这场注意力游戏你就输了。
学生: 你确定是这么回事吗?
师父: 去看看那些 BTC 上的开发人员吧。 看看他们有多少粉丝。 这些是 BTC 社区声称的最聪明的人。 然而,他们并不是最受关注和聆听的。 注意,我并不是说我认可他们。 许多高效的开发人员或多或少地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 与此同时,那些从来没有创造过任何有用的东西,从来没有经营过一家盈利的公司,持有的 BTC 很少,而有着成千上万的追随者的人,却对项目的方向有很大的影响力。 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最初参与 BTC 的人们,那些真正想为世界创造有用的东西的人们,想要讨论和解决实际的问题的人,对玩这个 (谁能获得最多的关注者) 这个新游戏不感兴趣,他们都走了。这些人的离开产生了一个真空,这个真空很快就被那些对任何事情都一无所知的低价值人群填补了。 他们每年都做出荒谬的价格预测,一次又一次地出错,然而每个人都关注他们,因为他们对真相兴趣不大,他们只是希望别人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持有 BTC) 未来他们会混得不错。
学生: 这么说别人是低价值的人 (low value individuals) ,好像挺冒犯的吧。
师父: 事实有时就是这么冒犯。


为什么 BSV 是币圈公敌?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人是社会性动物,在难以辨明对错 (或时间等资源不足) 的情况下,与大多数人站在一起,选择同样的立场与行动,让群体中的个体感到有安全感。研究大众的选择,我们只需要知道所谓的意见领袖,行业权威,矿工和开发者,他们为什么会普遍性地敌视 BSV,就可以弄清楚真相了。

我们来把文中由学生逐步发问引出的逻辑展开捋顺,梳理一下,让逻辑链更清晰和连贯。

在 Bitcoin 过去的 10 年发展里,除了围绕 Bitcoin Core 的主要开发者和以开源协作方式参与的外部开发者,我们见证了一波又一波的一般投资者和各路投机分子,以各种不同的身份涌入这个系统。这些人除了引入更多的资金,推高比特币作为投机资产的总市值之外,对 Bitcoin 的全球采用 (Global Adoption)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我们也看到,除了 Bitcoin 之外,最大的区块链项目以太坊,本来的期望是通过所谓的智能合约,构造通用的计算模型,来塑造全球下一代的商业模型,结果唯一被广泛应用的就是 token issuing 被用来作为上面提到的参与者的快速融资和套现的工具。

Bitcoin 作为电子现金上的开创性和革命性的特征,并未随着总市值的增长真正展现出来。在多年的开发之后,Bitcoin 仍然只是一个玩具,没有被现实的商业及互联网项目所广泛采用。由于停留在玩具阶段,大部分 Bitcoin 的利益相关者选择并强化了一种对他们有利的叙事:Bitcoin 是价值储存 (Store of value)。这个叙事抛弃了 Bitcoin 作为电子现金的叙事 (因为被认为是不可行,或非常困难无法实现的),本质上,这仍然反映了极早期时 BM 对 Satoshi 的质疑,也成为了人们的普遍质疑:Bitcoin 是否永远长不大,是否处理能力只有这么一点,是否只能作为一个结算网络 (Settlement Network) ,小微支付是否只能交由闪电网络这类链下扩容 (Off-chain Scaling) 方案,如此种种。

而与其他项目大有不同的是,BSV 的选择是:坚决而毫不妥协的链上扩容。通过这一点,使得 Bitcoin 重新变得 有可能 成为真正的价值网络。与此同时,BSV 的发起人及利益相关者,通过一系列精心选择的立场表态,和刻意的反社交媒体的行动,来过滤掉那些对全球采用这一愿景缺乏兴趣的一般投资者和投机分子。这个过滤比它乍看上去要重要得多,我们知道,Satoshi 在离开时指定了 Gavin 作为接班人,而 Gavin 正是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一下子引入了太多的异见者,形成了新的权力漩涡,很轻易地就在政治斗争中丢失了最重要的 Bitcoin 领路人角色。

Bitcoin SV 不会也不能再重复这一错误。

Fortunately, this time, it's in right hands.

(全文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Tags

随笔   游戏开发   Programming   Bitcoin   C/C++   优化   Unity   C++   知乎   游戏设计   中国文化   比特币   Unity3D   区块链   软件开发   引擎设计   BSV   系统架构   Production   idtech   Bitcoin SV   加密货币   项目管理   游戏评论   资源管理   资源流水线   效率   道德经   网络   方法论   模板编程   Blockchain   Lua   Blockchain Computing   Oculus   GDC   渲染   VR   PerfAssist   Unity MemoryProfiler   BCH   读书笔记   经济学   信息过载   行业报告   字体   Productivity   图形   网络编程   Dice   协程   EMC   Premake   测试   中间件   Game Engine   新手引导   区块链游戏   Methodology   CI   命令行解析   goroutine   ndk   Ethereum   nanomsg   自动化   Scripting   摘录   Debugging   同步技术   cppcon   C++模板   数据上链   DOOM3   技术评估   Unity GC   C++11   学习方法   Surface Pro 3   Engine Evaluation   CRT   文化   笔记   golang   图形编程   多线程   ETH   Bitcoin Cash   cppcon14   Visual Studio   Unity Coroutine   跨语言可变参数列表   团队协作   货币   Deployment   Visual Assist   工程改进   Michael Abrash   exp   开放世界   量子计算   域名   虚拟现实   系统重构   slua   遮挡剔除   完美转发   协作式调度   Modern C++   类型推导   Memory Debugging   个人成长   小故事   BTC   暴雪   产品   历史   错误处理   Unity Profiler   M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