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工程师的睡前二十问

作为一个工程师,很早以前,我就养成了每周回顾 (Weekly Retrospective) 的习惯。可是直到不久前我才发现,每天晚上睡前的小回顾也很有帮助。以下是我在前段时间形成这个习惯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二十个问题——工作和生活各十个。

每天晚上睡前,我会用这个二十个问题穿针引线,帮助自己回顾一天的进展与得失。有了这个列表,就省得自己在困得精神恍惚时,还要茫然地问自己:“今天究竟干了些啥?”,也避免了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流水账。

工作

Completeness: 计划中的任务是否完成?

完成得勉强吗?(存在为了多做事情而把时间排得过满的情况吗?)

完成得干净吗?(如果有......

我的时间分配变迁记 (原问题:程序员工作中占时间最长的是哪个步骤?)

本文是前天晚上的一个答案,稍作修订,放到这里。

程序员工作中占时间最长的是哪个步骤?

下面的图表是我个人工作十年以来各项时间占用的大致变化情况。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由精确的统计汇总而来,而只是大致估算;不是我认为理想的情况,而只是此期间实际发生的情况。

(__设计和实现__) 长期来看,你愿意花在设计和实现的时间,基本上取决于你对这项工作的热爱程度。我见过一些进入管理岗位的同事,这两项迅速地滑落至接近 0 的;也见过始终对编码本身情有独钟的——这并没有对错,只是不同个体的兴趣,权衡和选择。

(__测试和调试__) 总得来说,随着工程能力的提高,程序员的......

暴雪游戏开发趣闻 (若干则)

这是 (Youtube) Blizzcon 2015 Engineering Community Amphitheater Discussion 的部分内容。挑了重点,简单记录了一下。

设计和工程

风暴英雄的数据驱动做得很好 (因此设计自由度很大)。在这样灵活度的支持下,设计师在 Blizzcon 上想搞个大新闻:两个不同的玩家可以控制同一个英雄。程序员们一听都慌了,后来想了想,搞定了。

工程师们不会随便说“这不行”,要想让设计师们尽情发挥就不该随便说 No ——尤其是你要是不给弄,设计师们分分钟自给自足把自己的需求给实现了(掩面)。有张图 (此处应有图) 上画的是,一个垃......

时之沙 - 我对时间的理解和领悟

这是一篇看过 @顾煜 老师的 信息过载 和 @陈章鱼 老师的 独孤求败的剑冢,和时间管理的书单 后有感的 reblog,主题可能稍有呼应但略有不同,不管啦~~

工作十年来,我在看待自己的时间上,大致有下面的三个阶段:

唯快不破

刚毕业没几年的自己,飞扬跳脱,总会试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手头的任务,正如对代码的优化那样,对时间管理效率的追求没有止境。简单地说,没有最快,只有更快。什么,你说实现这个系统只需要一周?No,我只需要三天。这个阶段的我,对时间的认识就像是待挤的海绵——时间就像xx,挤一挤总是有的,对吧~~

分拣梳理

后来我意识到,快是有代价的。当你在高速公路......

和孩子一起长大

此文写于大约两年前 ([2014-07-13]),整理旧文档时发现的。

和孩子一起长大

不知不觉,儿子已经三岁半了。随着他的日渐成长,我越来越觉得有必要,把成长过程中一些经验,教训和弯路记录下来,也算是一份小小的成长记录吧。

跟我小时候“略微内向腼腆,对外界以顺应为主”不同,想想是一个倔强,顽皮, 颇有主见的孩子。记得半年前还在上海的时候,有一次带他去那种充气的儿童乐园玩,里面是各种充气的小房子和滑梯。想想和比他高一个头的孩子们一起爬充气滑梯,那些孩子三两下就爬上去了,他折腾了半天还在原地。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想伸手帮帮他,结果他果断地把我的手推开,一脸“我就不信这......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由Gu Lu创作,采用知识共享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