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为什么这么多人讨厌 Bitcoin SV?

Overview

为什么这么多人讨厌 Bitcoin SV?

2019.12 为什么这么多人讨厌 Bitcoin SV?

这是一篇翻译文章。听过路总大过滤器理论的同学,看了这一篇恐怕都会心一笑。此篇网上已经有了翻译,不过看起来机翻占比多了些,而且一些关键点上需要点技术背景才能表达出真意。

今晚正好有空,(在彩云小译的基础上) 我动手翻译了下,让全文的词句更通顺与合理,并增加一部分注解,把一些关键点解释得更清晰明白。

在文末,我添加了完整的逻辑链,供参考。

这篇文章的作者写了一系列散文,都很有趣,有机会我再把系列翻译出来。


原文译

学生: 今天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我想知道为什么其他加密货币世界如此痛恨比特币 SV。
师父: 我会的。 但是,正如我昨天告诉你的那样,这个答案对你没有帮助。

学生: 为什么?
师父: 因为这不是你真正的问题。

学生: 我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师父: 你其实只是想弄明白,怎么才能说服加密货币世界里的其他人,让他们把比特币 SV 当回事。

学生: 我想是这样的,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师父: 我可以。但是你不会满意这个答案的。

学生: 为什么? 答案是什么?
师父: 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打算摧毁 BSV 这个项目。

学生: 但是其他的项目,看起来大多也挺像回事的呀。
师父: 要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讲,你必须认识到,他们正在嘲笑比特币 SV 的点是什么。

学生: 他们在嘲笑什么?
师父: 当你在星期六晚上去洛杉矶新开的夜店时,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一群年轻人都在费尽心思去给其他人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穿着他们能弄到的最好的衣服,最好的首饰,300美元的发型,限量版的手表,时髦的皮鞋。这儿的游戏规则是: 谁看起来最有钱,谁就会赢得最多的关注、尊重和赞赏。 他们的目的大多只是靠这个去吸引一个性伙伴。

夜店里的每个人都会去装模作样地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 但有一个事实没有人能够看到。 这是一个可以用进化论完美诠释的游戏。那些衣着打扮最入时最精致,在(对生存本身毫无价值的)外表上大笔花费的人,要么本来就在日常生活中掌控着更多的资源,要么就有一个出众的手艺,或一门日进斗金的生意。很显然,这样的人是夜店里最受欢迎的人,是这个场合里最佳的求偶对象。

学生: 你这么说起来感觉有点好笑。 但是,是的,我想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师父: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终极的谎言(或者说游戏),没人能轻易揭示谜底。 即使是最训练有素的眼睛也看不出来,穿着昂贵衣服的人,是真的拥有很多资源,还是说他们只是把所有的钱都拿来打扮自己的外表,却压根没考虑过如何成为一个好伴侣或好父母。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游戏并不容易玩。人们只能不断地发出信号,并去寻找匹配或不匹配的信号。

但是,有这么个人,他总是会赢。

学生: 谁?
师父: 一个不修边幅,没啥打扮,看起来连头发都是自己剪的男人,穿着运动鞋,牛仔裤,皱巴巴的衬衫。 他会有什么故事?

学生: 我猜他可能是穷得叮当响,或者也可能是太有钱了,不需要什么打扮去讨好别人。
师父: 是这么回事。 但我们假设,这个人也想去吸引一个玩伴。 他为什么不在衣服上花点心思呢?

学生: 我不明白。
师父: 这个人穿着休闲装来夜店,其他人要想一下子想到你上面说的原因,还是需要点智商的。 这个人只想吸引最聪明的配偶,这样自然就会有聪明的后代。

学生: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些只靠第一眼就断定他很穷的女人,显然聪明不到哪儿去,自然就被自动地排除在了他的潜在考虑范围之外。
师父: 没错。

学生: 好吧,但是要是大家都只不过觉得他很穷,没人搭理他怎么办?
师父: 如果他真的很穷,那么什么也不会发生。 如果他是刻意为之,那么总有一个精明的观察者,最终会捕捉到一个没法伪造的信号。

学生: 啥信号?
师父: 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站在远处,看着这个男人,想弄明白,为什么他穿个马马虎虎就跑到夜店来,而不是像其他男人和女人那样衣着华丽。 她看了他一会儿,看着他点了一杯苏打水,想知道为什么他不像那些夜店主角 (这里原文是 “the supposed ballers”,就是对球赛有控制力的大牌,通常是球队的核心,这里泛指夜店里最受欢迎那类人) 那样去开一瓶高档香槟。 他要么对喝酒没有兴趣,要么就是买不起而已。 她仍然很好奇,但不太确定。

然后她看到了信号。 这个人没抬头,只是低头喝着水时,一个著名的,非常有钱的生意人,走过来跟他握手,坐在他旁边。 然后,一个一线电影明星也走到这个男人面前,坐到他旁边跟他攀谈起来。显然,那个穿着随意的男人是这里的主角。 整个晚上,她都在观察这个男人。 那些无名小卒对这个人不屑一顾,而跟他坐在一起的人却是俱乐部里最有钱最有名的人。 她仍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她看得出来,坐过去的大佬显然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问身边其他女人对他的看法,而她们一开始看到他的衣服时就“取消关注”了。

她决定去向他作自我介绍。 她诚实地承认,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她很好奇。 他知道,她看得出他没必要穿最昂贵的衣服,自然,她比俱乐部里的大多数人都聪明。

学生: 嗯,所以你想说的是,那些需要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就得穿着时髦的衣服。而在这种场合随便穿的人,要么是穷人,要么非常富有。
师父: 百万富翁穿西装。 亿万富翁们穿短裤。 新晋律师每天穿着最好的西装去上班。 公司老板穿什么?

学生: 我不知道。
师父: 随便穿什么都行。

学生: 是这么回事。 但我不明白,这怎么能解释为什么人们讨厌比特币 SV。
师父: 我不是在回答这个问题,我是在回答你真正的问题。

学生: 你是说,如何说服别人尊重比特币 SV。
师父: 是的。

学生: 没明白。 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师父: 现在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方法,就是“穿上最时髦的衣服”,去赢得大众的支持。 但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斗。 每个新出来的山寨币,都有“漂亮的衣服”。 花哨的服装比赛是一场 “比谁更low” 的竞赛 (the race to the bottom)。 这是一场不可能赢的比赛。 不管你穿什么,别人都会模仿。 其他人没法把这个当成有用的信号,去发现真正的价值。 骗子都穿着华丽的衣服。

学生: 嗯,请您接着说,师父。
师父: 但是,有一个更值得玩的游戏。 穿日常的衣服就行。 忘掉最新的流行语和时髦的金融科技废话,去创作那些在现实世界中真正起作用的东西,吸引那些真正聪明,能洞察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人。

学生: 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得需要得到大众的认可吧。
师父: 的确如此。 在刚那个类比里,夜店里的人,都是对加密货币感兴趣的人。 吸引这些人,对比特币 SV 而言太小了。 夜店之外,有数十亿人最终需要用到比特币 SV。 为了触及他们,我们只需要吸引这个夜店的所有人中,最聪明的那些人。要是穿着花哨的衣服,或者专注于在夜店攒名声,是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的。

学生: 我明白了。 所以你是在说,现在的各种币,只不过是在挖空心思讨好夜店里的这些人,而这些人实际上已经在加密货币圈子里了。
师父: 是这样。

学生: 但是这只是一个小圈子里的游戏,而比特币 SV 正在玩一场更大的游戏?
师父: 没错。 我们可以做需要做的一切,为了赢得夜店里的“声望”。 我们不再尝试去做真正意义上的普及 (注: maximalism, 即追求 Bitcoin 作为一个网络的效用最大化),我们可以加重放保护,我们可以说说他们项目的好话,跟他们友好相处 (注: 即所谓的 community-friendly/socialism),我们可以搞搞 POS,不断去谈论 DeFi (所谓的去中心化金融),弄一个本质上是庞氏的类似 DAI 这样的稳定币,同意那些所谓的专家的“不可能在链上扩容”的观点,去“集成”那些花样繁多的代币 (注: 这里的 inflating 不是通胀之意,是说这类代币越搞越多),以及其他一打事情,就像那些“热点”项目一样。

学生: 但这样的话,我们就永远也没法接触到夜店之外的真正大众了。
师父: 你开始明白了。 这个项目太重要了,不能以这么“小”的方式思考。 环顾一下比特币 SV 项目,你会发现,相对于其市值而言,比特币 SV 项目上正在建设的项目比其他任何项目都要多。 这是因为我们吸引了所有的建设者,聪明人。 我们知道,真正意义上的大众不会因为某个币而来,只会因为这些能带来价值的项目而来。当你想在墙上挂一幅画时,你会买锤子和钉子,你真正想要的不是锤子或钉子,你是想把这幅画挂在墙上。

学生: 我明白了。 所以你是说,我们必须首先吸引那些能制造出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的建设者。
师父: 如果你想吸引大众,你必须能够吸引开发者和建设者。 所有其他的币,特别是 BTC,都有能力吸引投机者和赌徒。他们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在夜店里炫耀,但是他们也许实际上只不过住在一个破烂的公寓里,坐公共汽车赶到夜店。

学生: 好的。那现在请你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加密货币圈子里的那些人如此痛恨 BSV?
师父: 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这个:BSV 是对他们的威胁。 如果 BSV 成功了,它必然会从其他币那里夺走价值。 如果你拥有 BTC,并且 BSV 的扩容实际上可行 (正如 Satoshi 最初在多年前所说的那样) ,那么你的 BTC 的购买力将下降。 那些不管什么原因梭了 BTC 的人中,有许多人都知道,BSV 的成功对他们的财富是一种生存性的威胁。

学生: 他们可不这么说。 他们说 BSV 只不过是一个早晚会消亡的笑话。
师父: 为什么他们不这样说"歌币” (SongCoin) 呢?

学生: “歌币” 又是个啥?
师父: 以前的一个已经失败,最终归零的项目。

学生: 我从没听说过。
师父: 那些 BTC 的鼓吹者们是如此地关注 BSV,而不是所有那些事实上的确失败了的项目,是有充分理由的。 如果 BSV 的确是一个笑话,就像"歌币"一样,他们压根彻底就不会关注这个币。

学生: 的确如此,他们谈论 BSV,比谈论他们自己的东西多多了。
师父: 嗯。

学生: 好吧,那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师父: 由于 BTC 对于真实世界的实际商业毫无用处,这个币的投资者实际上什么也干不了,结果他们就发展了一种新的爱好。

学生: 什么爱好?
师父: 一种通过在社交媒体上反复谈论 BTC 来相互较量的游戏。

学生: 你是说真的吗?
师父: 除了这个,拿着 BTC,其他也没什么事好干了。 他们都知道这点。 他们只是坐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投资价值上升。 因为你不能通过 BTC 建立真正的业务来赚钱,也没法玩“通过竞争去增加自己的持币比例”这样的更有逻辑的游戏,于是他们只能去玩一个谁能得到最多关注的游戏。

学生: 怎样才能得到最多的关注?
师父: 为了得到 BTC 粉丝最多的关注,你得弄清楚每个人在想什么,或者他们期望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然后把这些信息换种花样,再成功地兜售回给他们。 如果你能使用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被用到的表达方式,甚至是用上了数学,或者什么看起来高大上的图表,就会得到额外的分数。 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去追随那些“善于说出别人想听到的话”的人。 如果你曾说过一些人们不喜欢的话,即使是真的,你也会被降级,取消关注,封锁,或者彻底的鞭挞。 这场注意力游戏你就输了。

学生: 你确定是这么回事吗?
师父: 去看看那些 BTC 上的开发人员吧。 看看他们有多少粉丝。 这些是 BTC 社区声称的最聪明的人。 然而,他们并不是最受关注和被聆听的。 注意,我并不是说我认可他们。 许多高效的开发人员或多或少地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 与此同时,那些从来没有创造过任何有用的东西,从来没有经营过一家盈利的公司,持有的 BTC 很少,却有着成千上万的追随者的人,却对项目的方向有很大的影响力。 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最初参与 BTC 的人们,那些真正想为世界创造有用的东西的人们,想要讨论和解决实际的问题的人,对玩这个 (谁能获得最多的关注者) 这个新游戏不感兴趣,他们都走了。这些人的离开产生了一个真空,这个真空很快就被那些对任何事情都一无所知的低价值人群填补了。 他们每年都做出荒谬的价格预测,一次又一次地出错,然而每个人都关注他们,因为他们对真相兴趣不大,他们只是希望别人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持有 BTC) 未来他们会混得不错。

学生: 这么说别人是低价值个体 (low value individuals) ,好像挺冒犯的吧。
师父: 事实有时就是这么冒犯。

(原文完)


简评:为什么 BSV 是币圈公敌?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人是社会性动物,在难以辨明对错 (或时间等资源不足) 的情况下,与大多数人站在一起,选择同样的立场与行动,让群体中的个体感到有安全感。研究大众的选择,我们只需要知道所谓的意见领袖,行业权威,矿工和开发者,他们为什么会普遍性地敌视 BSV,就可以弄清楚真相了。

我们来把文中由学生逐步发问引出的逻辑展开捋顺,梳理一下,让逻辑链更清晰和连贯。

在 Bitcoin 过去的 10 年发展里,除了围绕 Bitcoin Core 的主要开发者和以开源协作方式参与的外部开发者,我们见证了一波又一波的一般投资者和各路投机分子,以各种不同的身份涌入这个系统。这些人除了引入更多的资金,推高比特币作为投机资产的总市值之外,对 Bitcoin 的全球采用 (Global Adoption)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我们也看到,除了 Bitcoin 之外,最大的区块链项目以太坊,本来的期望是通过所谓的智能合约,构造通用的计算模型,来塑造全球下一代的商业模型,结果唯一被广泛应用的就是 token issuing 被用来作为上面提到的参与者的快速融资和套现的工具。

Bitcoin 作为电子现金的开创性和革命性的特征,并未随着总市值的增长真正展现出来。在多年的开发之后,Bitcoin 仍然只是一个玩具,没有被现实的商业及互联网项目所广泛采用。由于停留在玩具阶段,大部分 Bitcoin 的利益相关者,选择并强化了一种对他们有利的叙事:**Bitcoin 是价值储存 (Store of value)**。这个叙事抛弃了 Bitcoin 作为电子现金的叙事 (被认为是不可行,或 “非常困难无法实现”),本质上,这仍然反映了极早期时 BM 对 Satoshi 的质疑,也成为了人们的普遍质疑:Bitcoin 是否永远长不大,是否处理能力只有这么一点,是否只能作为一个结算网络 (Settlement Network) ,小微支付是否只能交由闪电网络这类链下扩容 (Off-chain Scaling) 方案,如此种种。

而与其他项目大有不同的是,BSV 的选择是:**坚决而毫不妥协的链上扩容**。通过这一点,使得 Bitcoin 重新变得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价值网络。与此同时,BSV 的发起人及利益相关者,通过一系列精心选择的立场表态,和刻意的反社交媒体的行动,来过滤掉那些对 **“比特币(作为一项科技)被全球采用”** 这一愿景缺乏兴趣的一般投资者和投机分子。这个过滤比它乍看上去要重要得多,我们知道,Satoshi 在离开时指定了 Gavin 作为接班人,而 Gavin 正是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一下子引入了太多的异见者,形成了新的权力漩涡,很轻易地就在政治斗争中丢失了最重要的 Bitcoin 领路人角色。

Bitcoin SV 不会也不能再重复这一错误。

Fortunately, this time, it’s in the right hands.



  • 顾露 (Gu Lu) 于免成居
  • 时间: 2019-12-29
  • 历史
    • 2021-03-11 迁移到新 blog,并对不通顺的字句做了修正
    • 2020-06-16 新增编号并入库
    • 2019-12-29 初版


(全文完)